菜单导航

车间灵异事件(后续开始)

作者: 凉城凉忆 发布时间: 2020年09月13日 15:05:01

九月四号,厂内宿舍发生了一起员工失踪案。

等我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九月七号了

是一位同事小张告诉我的。

他说,那个员工一夜之间消失了,宿舍的行李衣服和一个月的工钱都没有领和带走,人就消失不见了。。

我当时在想会不会出去厂外被坏人软禁了或者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了?

接着同事小张继续说,厂里的领导已经报警了 至于怎么做就不得而知了。。。

七号晚上加班回来  我在宿舍外面一直没有回宿舍 等着0点到来 然后摸索去那间宿舍看看 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

左等右等终于等到了0点 我慢慢从一楼摸上四楼 在我走到二楼的楼道的时候 我突然看到一个身穿白色连体裙子的女人正在慢慢飘着上楼 我顿了一顿 心想  我靠  难不成是高✘回来了?

同时也跟了上去  一直尾随着它身后直到四楼拐角 我走了过去一看 那个白色连衣裙的女子不见了  而我看着走廊暗光一片  啥也没有。。

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也许看花眼了吧 又或许不是高✘ 她都去投胎了都,还是继续去看看那个员工消失的宿舍吧

说着我就开始行动起来 边摸索边想会不会是和313宿舍一样?又出现了一个怨灵?

一大堆问号在脑海里冒出来。

来到了宿舍门我看了一下房间号 403 我猛然瞳孔放大 这不是在我的楼上吗? 一阵急促呼吸 我忍不住骂了一句  我靠  当时也不知道在胡思乱想啥  就是莫名其妙的感到一阵压抑 控制不住自己的呼吸

总感觉里面有东西,而且搞不好还是同一只怨灵

我情不自禁摸进口袋淘手机准备给拉长打电话

然后突然一个声音从宿舍里传来,竟然走到门口了就进来坐一会儿吧。

我心想,竟然被发现了,那就只能硬着头皮进去了,当我伸手准备推开门口的时候,门自己打开了 我走了进去一看,这不是刚才跟踪的白衣女子吗?

那白衣女子正坐在镜子前,盯着我说,你都跟我半天了,竟然都来了 就坐一会儿吧边说边指着那凳子

我忍着控制呼吸和内心的恐慌,走到凳子那坐下,开口问,这个宿舍的员工是不是你弄没的?我看着它身后的镜子,里面没有影子 看人就看得见

白衣女子,笑了笑。。我说这个宿舍的员工不是我弄没的你信吗?

我一听,紧张了一下,脱口而出  什么?不是你弄的?

感觉到自己失态了,我稳了稳情绪继续追问 如果不是你,你怎么会出现他的宿舍里?他又怎么失踪的?

白衣女子盯着我说 人不是我弄没的 是他自己当晚就离开了 而且离开的时候很匆忙 东西都没收就走了 你可以去保安室查看监控

我听到它这么说,心里也轻松起来 竟然没有死 那就是万幸了,人活着总归是好事。

想着想着  我就说 坐也坐了一会了 我也该离开了 说着想要起身就走,突然发现身子动不了了 就好像冰冻住一样  硬邦邦的

我盯着那白衣女子,咬着牙齿询问你这是想干嘛?

汗水已经打湿了后背 我还在强忍着内心恐惧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打破这恐惧 慌了起来

白衣女子说,把你引来其实也就和你做个交易

我说什么交易?

帮我把埋在宿舍楼后面的那个骨灰坛挖出来 然后取掉里面的符纸和八卦镜还有透骨钉 那些东西压着我好辛苦  而且还不能离开骨灰坛百米远  而且只有你是倒霉的能看到我们这些鬼。。

我直接回答,为啥不找我拉长  他是个道士啊

白衣女子回答,找他?我敢找吗?上次找过他结果差点被打得灰飞烟灭 要不是我跑的快  你觉得你能遇到我吗?

我问她为什么你会被人那样搞?还用透骨钉钉着你 还压着你封你坛里?是不是你生前做太多坏事了?

白衣女子失声大喊了一句  我没有  我没有  是他  是他害了我  背着我偷情 然后 杀了我  怕我报复他 找了人把我封坛子里  要不是我得到一些机缘到现在还不能离开坛子里 出来见到月光 边说边情绪激动着,一下子飘到我面前死死盯着我 差点把我内心恐惧攻破  吓得我  要是身子能动  我估计我已经控制不住发抖了  强大的煞气  压着我

汗水不停的低落 盯着她 一字一句说 你先平复一下心情

我怕你错手把我杀了 到时候没人帮你了

那女子 后退坐回凳子上,问我 帮不帮我?只要解开封印,剩下的我会处理保证不会害你

我心里琢磨,这个渣男  杀了人了还那样做  真是禽兽不如,活该死一万次也不够

但是,我如果放了她 那就会多死一个人了,到时候我可是间接性杀人了。。

怎么办?好纠结 。。。一直在犹豫着!

到底帮不帮?刺耳的声音传来,那女子似乎不耐烦了,用着阴冷的声音问我 决定好了没?到底帮不帮我?如果不帮,今晚就是你的死期 说着就亮出了纤纤玉手 就要掐死我一样盯着我

我盯着她犹豫不决 正准备答应的时候,嘭  门口瞬间被踢开,一到人影冲了进来对着白衣女子就是开干。。。

待我看清人后 大喊一句,拉长 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了啊  快灭了她  她堕落了一心想要报仇

下面说一说我所知道的两个真实事情,一个是我以前的同学遇到的,另一个是听说的日本一个灵异综艺类节目制作人现身说法。 我同学小时候家里有一本关于灵异类的知识书籍,都是
2020年09月12日 14:36:23  凉风蓝海
大家好又是我,上次那文章没有说全,尽情谅解,废话不多说转回正题。 去年鬼节时间在晚上九点,忙得差不多了我就开始打扫卫生,当洗起毛巾时,我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像是在
2020年09月12日 13:44:21  何苦、黯然
地点:圆明园公交总站 车上有一位年龄偏大的司机和一名年轻的女售票员,车门打开后上来四位乘客。一对年轻夫妇和一位年纪老迈的老太太,其中还有一个年青的小伙子。他们上车
2020年09月12日 10:31:59  久爱不腻
日本人十分喜欢的两种电影,一是本土岛国人文电影,二是恐怖电影。往往恐怖电影看多了就会在现实生活中产生幻觉,不过世界上各个国家也确实发生过很多灵异事件,人们对于未
2020年09月11日 23:47:15  回忆伤人
如果是尸体,那它也太短了,折射会造成深浅的错觉但一般不会造成横在水中的物体长短的变化,再看看它的“腿”十分细,如果全部浸在水里的话,粗细应该也不会变化,额,我感
原来和男朋友打电话,他告诉我,手机那头怎么有个男的声音,我说没有啊,我听他这么说,很害怕,就给他讲,不叫他吓我,后来他一次也没说过,直到现在,我们同居,他才告诉
人生第一次能在记忆里保存完整的灵异事就发生在标题中的这个三岔路口。这个路口处于山梁脊的平缓处,就在我家对面山梁处的东西分路的所在位置。 大路从山上延伸到村中心的山
我在灵异网上发了两篇文記了,但我发誓,所写绝对是真的,我父亲是个有四十多年党龄的老党员,以前为了不惊面子是绝对不提倡鬼神的,随着年过七十也再不像当年不准説这类灵
今天讲讲我跟父亲学道时的一些事情。 刚刚改革开放那会儿,我和父亲进了一些吃饭的碗到山里去卖。 因山里人穷,有钱的少,所以好多人是拿米和豆之类的和我们换。 有一天,我
今天我给大家在讲一个我老家老人给我讲的鬼故事吧,老人给我讲的故事不像大家在网上看到,也不是在电影里的那样,没有那么夸张,我听这故事的时间是吃过晚饭,在村口乘凉时
说一个自身亲历关于托梦的事! 我大概九岁的时候,我的奶奶去世的,这件托梦的事发生在我上初中期间,有一天晚上,我梦见她,她走到我床边跟我说,迪迪,你看奶奶现在好穷,
前几次的故事可能不够精彩,因为没有人评论。今天说个短点的,我邻居孩子的事。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们这里开始流行给孩子报各种特长班,让孩子有特长,将来高考也许可以
好长时间没上来了,发现以前写的一篇篇故事,有好多的读者读过有信的/也有不信的,其实信与不信和我无关,我只是把我曾经的经历以文章的形式分享给大家;好了不啰嗦了,下面
好久没写灵异事件了,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法解释的故事,我认为这世界是多维度空间的,是有六道轮回的,出现这些事情是再正常不过了,本来我觉得这些事情不值得一谈,
大家好!我是上次在这上面投稿了一篇文章的陈大仙,继于我上次写的《补习回家遇到的“老人”》,不知道大家还有没有印象,接下来我就继续跟大家讲讲发生在我身上的另外一件
背井离乡十余载,此番夜色意深深。 眼前的夜色让我忘记了许多烦恼,不知不觉竟发现自己牵着雨洁的手,也不知这样在南湖边走了多久,直到灯光散去只有月光,微微凉风吹乱了雨
这篇文章是关于我舅公的灵异事件。 故事一 我舅公小时候和他第二个弟弟去上学时,因为是要走路上学的,天还没亮就要去小镇上上学的了。竹林是必经之路来的,可是怪异的事情就
861是什么?大家可能会很陌生,不就是一组数字吗。 它是一个兵工厂,生产过航空炸弹弹药等等。。。还支援过抗美援朝。 想要了解一下的可以去百度一下,不知道网上还有没有解说
此事,还是在上文中提到的临沂新工厂里发生的。 这件事,是上文中提及的已故工友身上发生的诡异之事。 我们还是先说说我的这位工友,工友 去世时年纪在40岁左右。这个年纪本当
记得在我初中时候,我妹妹大概四五岁吧。这件事情让我每次回想起来都后背发凉。当时我们在厨房炸洋芋吃,对于二胎的她我打心底怎么都不喜欢她。当时她就一直在我身边等着吃
这件事发生在2003年,是我的一个远房表亲遇到的真实经历,他们家在河南。当时国庆假期他们一家人去了一个野外的景点郊游,就在八里沟附近那个地方那时候人还挺多的,当时他们
事情发生在自已身上,当时是九月份。我与妻子刚结婚三天,我们这边结婚三天要带老婆回娘家。中午与老婆在岳父家吃完饭往家回。当时北方正是初秋天气很好。我骑一辆黑色踏板
前几年的事了,我们这开了家糕饼店,加盟店那种,忘记名字了,一间店面3层老楼房,上楼的楼梯是木头的那种,旁边的房子都差不多就这一间诡异…… 第一点,糕饼店里明天晚上都
惊魂动魄,魄散魂飞,飞殃走祸,祸不单行,行坐不安,安魂定魄,魄消魂散,散言碎语,语四言三。三更半夜,夜深人静,静观默察,察见渊鱼,鱼笺雁书,书符咒水,水底纳瓜,
那天岳阳是个阴天。我白天开车陪朋友去乡下很偏僻的地方走亲戚,去的时候一行三个人在山中跑错了路,我开车,两个兄弟坐车。 车开到了一个没有路的地方连绵起伏云雾缭绕的大
不知道算不算是灵异的事件,但是的确是是一件痛心的事,事情在2015,五月份时候,我喜欢独钓鱼,和我玩的比较好的一个朋友,也是我们村的,我住西边,他家住东头,在别的村开
小的时候,跟着姨父姨妈睡,有天晚上突然间醒了,还很有精神的那种完全感觉不到睡意,然后突然看到我右手床沿边(我是被夹在姨父姨妈中间睡的)有一个人的手拿着一根很细多为绳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另一个自我?我多次这样问自己。之所以有此疑问,还要从自己的一个经历说起。 那年秋天,正是稻收时节。12岁的我晚上放学后回到家中,发现家中门已锁上。显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