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从小到大我的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梦

作者: 共度朝夕 发布时间: 2020年09月14日 06:50:11

说到梦,很多人都会做梦,有些记得,有些醒来就忘记了。有的人极少做梦,有的人几乎每天都会做梦,我就属于后者。小的时候,心智还不成熟的时候常做噩梦,后来随着渐渐长大,噩梦渐渐少了,现在仍然会做梦,极其偶尔才会有噩梦。盘点从小到大,我能记得的各种各样的梦境,也算丰富多彩。闲来无事,不妨聊聊。

小时候印象最深的一个噩梦,是梦见妈妈不要我了,穿着风衣拿着一个红色的大盆走了,而我被另一个人抱着,拼命的喊妈妈,但是妈妈就是不理我,越走越远,我哭着哭着就醒了。这个梦在我童年的时候梦见过几次,一模一样的场景。好像小学几年级以后就再没梦见过这个了。

更多类型的噩梦是被追,有时是被怪兽追,有时是被坏人追。小时候住的老房子楼把头有一颗很老的柳树,粗壮却歪歪扭扭,树下有洞,树干不高的位置就一分为二,所以对于儿时还富有冒险精神的孩子来说,总忍住不想往上爬,奈何树下是某邻居圈成了自家的柴火垛,还有障子拦着。柴火垛下常年晒不到阳光,黑黑发霉的破旧模样,加上家长常年大猫猴老妖怪的教育,那棵树就成了我心里神秘又恐怖的地方。于是有一次做梦,就梦见从那个树洞里出来了吃人的妖怪,我向周围人大喊,却不知为什么就觉得说妖怪没人会相信,结果梦里的我边跑边喊,喊的竟然是:“大家快跑啊,吃生东西的人来啦!”现在想来,真的哭笑不得,傻孩子一个。

小时侯总梦见被人追,然后吓醒,妈妈告诉我睡觉时候腿要伸直,腿伸直跑的快,蜷着腿跑不快。傻乎乎的我,颇为相信,为了让自己梦里跑的快,睡觉都要伸直腿。早先是平躺,双手放在肚子上,结果发现手放肚子上很容易被梦魇,但是放两侧又觉得没有安全感,所以,后来我睡觉时双手放在左右胯骨的位置,这个习惯一直延续至今。而我良好的睡姿习惯,竟然统统归咎于那些年做的梦。(捂脸)

通常我很难记住为什么自己会被人追,总之梦里就是各种跑,甚至于,有时怎么都跑不快眼看要被追上了,我还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因为睡累把腿蜷起来了,自己还会提醒自己把腿伸直,伸直就能跑快了,于是乎我真的就调整睡姿,之后果然迅速飞奔,将坏人甩开,基本梦到这时候就算醒了也不怎么害怕了。

年纪特别小的时候,梦见被追基本只会跑,后来随着年纪变大,大概十岁以后吧,梦里除了奔跑还会跳跃,这种跳跃像轻功一样,从平地可以一下跳到很高的树顶,就是道路两侧栽的那种树,甚至还能跳到高楼的楼顶。自从我在梦里开始跳跃,就不大纯粹只是跑了,而是有意识的告诉自己,我可以跳上去的,然后双脚一蹬地就上去了,基本上在树顶间跳跃或是高楼顶间跳跃,会让我比较有安全感。有时梦中我能意识到是自己在做梦,还特别豪气的说我的梦我做主,我在梦里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然而没出息的我顶多也就是跳到树顶,在从这棵树跳到另一棵树。

再后来,我甚至在梦里是可以飞的。一次梦见被人追的时候,跑着跑着想着自己能飞,就真的能飞起来,当然飞不高,大约也就三四层楼那么高,而且在空中还不怎么能控制自己的方向,因为没有能借力的地方啊,只能随着风在天上飘,或是尝试像游泳一样的手脚并用。当时在天上飘的时候心里真心舒坦啊,特别有安全感,很开心很开心。后来飘了半天,想着安全了,该下去了,可怎么下去呢,坏事儿了,逃的时候光顾着往上蹦了,没想事后该咋办。后来想起武侠电影里面大侠们轻功落地都是转着圈儿的,我就一边自转一边心里想着,我要落地我要落地,还真被我栽栽歪歪的下来了。特别是高考前后的那段时间,我总是梦见自己在天上飞。按解梦的说法,这是潜意识想要逃离的表现。经历过高考的朋友们,难道高考前的日子是愉快的嘛,我是真没勇气再来一回了。

后来从东北到中原上大学,我就很少梦见自己飞了,看来我这是逃出来了。不过那些被人追的梦,还有一种结局,就是没跑好或没跳好,从楼顶或高墙或楼梯掉下去了。每次梦中下落,我都会有非常真实的失重感,甚至儿时身子轻的时候,还有身体摔倒床板上咣当感,当然人不会受伤,就是失重的感觉太难受了,觉得自己在一直往下掉,而且从来都是脸朝上,背朝下,无一例外,这样的姿势看不到下面更害怕啊。后面我都有抗体了,一看没爬好坏了要摔,自己都会深吸一口气,一闭眼,也就两三秒的事儿,咬咬牙就挺过去,反正逢摔必醒。

表哥当兵之前,我还在上初中,在他当兵之前,两兄弟睡在一起,就说到他们同学家发生的一件事情,同学念高二的时候,父亲肝癌晚期,在医院肝昏迷,一家人就轮流守护,突然有
2020年09月13日 18:30:46  国际领袖
来到这个网站上我都蒙B了 ,怎么动不动有什么地藏经?难道你们就是推销经书的吗?还有楼主别疑神疑鬼的!世界是有鬼吗?(好吧我承认是有,因为我见过)。 不过人见过无非就是
2020年09月11日 11:33:01  国际领袖
不记得是多小的时候了,到了晚上基本上天天做噩梦,被吓醒,吓哭是常有的事。 什么鬼呀,妖怪呀,经常的。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就这样的梦做了15年左右,它才开始变。 梦里我
2020年09月06日 23:48:38  借风吻你
即使身死,依旧心系最在乎的人。以另一种方式,陪伴在他的身边。 给大家分享一个有温度的恐怖故事,或许能撩动各位的青春回忆。 故事开始于17年的夏天,那时女主雨落和男主孤
2020年09月03日 20:09:18  国际领袖
我在灵异网上发了两篇文記了,但我发誓,所写绝对是真的,我父亲是个有四十多年党龄的老党员,以前为了不惊面子是绝对不提倡鬼神的,随着年过七十也再不像当年不准説这类灵
好久没写灵异事件了,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法解释的故事,我认为这世界是多维度空间的,是有六道轮回的,出现这些事情是再正常不过了,本来我觉得这些事情不值得一谈,
原来和男朋友打电话,他告诉我,手机那头怎么有个男的声音,我说没有啊,我听他这么说,很害怕,就给他讲,不叫他吓我,后来他一次也没说过,直到现在,我们同居,他才告诉
人生第一次能在记忆里保存完整的灵异事就发生在标题中的这个三岔路口。这个路口处于山梁脊的平缓处,就在我家对面山梁处的东西分路的所在位置。 大路从山上延伸到村中心的山
大家好!我是上次在这上面投稿了一篇文章的陈大仙,继于我上次写的《补习回家遇到的“老人”》,不知道大家还有没有印象,接下来我就继续跟大家讲讲发生在我身上的另外一件
好长时间没上来了,发现以前写的一篇篇故事,有好多的读者读过有信的/也有不信的,其实信与不信和我无关,我只是把我曾经的经历以文章的形式分享给大家;好了不啰嗦了,下面
今天讲讲我跟父亲学道时的一些事情。 刚刚改革开放那会儿,我和父亲进了一些吃饭的碗到山里去卖。 因山里人穷,有钱的少,所以好多人是拿米和豆之类的和我们换。 有一天,我
今天我给大家在讲一个我老家老人给我讲的鬼故事吧,老人给我讲的故事不像大家在网上看到,也不是在电影里的那样,没有那么夸张,我听这故事的时间是吃过晚饭,在村口乘凉时
说一个自身亲历关于托梦的事! 我大概九岁的时候,我的奶奶去世的,这件托梦的事发生在我上初中期间,有一天晚上,我梦见她,她走到我床边跟我说,迪迪,你看奶奶现在好穷,
如果是尸体,那它也太短了,折射会造成深浅的错觉但一般不会造成横在水中的物体长短的变化,再看看它的“腿”十分细,如果全部浸在水里的话,粗细应该也不会变化,额,我感
前几次的故事可能不够精彩,因为没有人评论。今天说个短点的,我邻居孩子的事。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们这里开始流行给孩子报各种特长班,让孩子有特长,将来高考也许可以
背井离乡十余载,此番夜色意深深。 眼前的夜色让我忘记了许多烦恼,不知不觉竟发现自己牵着雨洁的手,也不知这样在南湖边走了多久,直到灯光散去只有月光,微微凉风吹乱了雨
这篇文章是关于我舅公的灵异事件。 故事一 我舅公小时候和他第二个弟弟去上学时,因为是要走路上学的,天还没亮就要去小镇上上学的了。竹林是必经之路来的,可是怪异的事情就
861是什么?大家可能会很陌生,不就是一组数字吗。 它是一个兵工厂,生产过航空炸弹弹药等等。。。还支援过抗美援朝。 想要了解一下的可以去百度一下,不知道网上还有没有解说
此事,还是在上文中提到的临沂新工厂里发生的。 这件事,是上文中提及的已故工友身上发生的诡异之事。 我们还是先说说我的这位工友,工友 去世时年纪在40岁左右。这个年纪本当
记得在我初中时候,我妹妹大概四五岁吧。这件事情让我每次回想起来都后背发凉。当时我们在厨房炸洋芋吃,对于二胎的她我打心底怎么都不喜欢她。当时她就一直在我身边等着吃
这件事发生在2003年,是我的一个远房表亲遇到的真实经历,他们家在河南。当时国庆假期他们一家人去了一个野外的景点郊游,就在八里沟附近那个地方那时候人还挺多的,当时他们
事情发生在自已身上,当时是九月份。我与妻子刚结婚三天,我们这边结婚三天要带老婆回娘家。中午与老婆在岳父家吃完饭往家回。当时北方正是初秋天气很好。我骑一辆黑色踏板
前几年的事了,我们这开了家糕饼店,加盟店那种,忘记名字了,一间店面3层老楼房,上楼的楼梯是木头的那种,旁边的房子都差不多就这一间诡异…… 第一点,糕饼店里明天晚上都
惊魂动魄,魄散魂飞,飞殃走祸,祸不单行,行坐不安,安魂定魄,魄消魂散,散言碎语,语四言三。三更半夜,夜深人静,静观默察,察见渊鱼,鱼笺雁书,书符咒水,水底纳瓜,
那天岳阳是个阴天。我白天开车陪朋友去乡下很偏僻的地方走亲戚,去的时候一行三个人在山中跑错了路,我开车,两个兄弟坐车。 车开到了一个没有路的地方连绵起伏云雾缭绕的大
不知道算不算是灵异的事件,但是的确是是一件痛心的事,事情在2015,五月份时候,我喜欢独钓鱼,和我玩的比较好的一个朋友,也是我们村的,我住西边,他家住东头,在别的村开
小的时候,跟着姨父姨妈睡,有天晚上突然间醒了,还很有精神的那种完全感觉不到睡意,然后突然看到我右手床沿边(我是被夹在姨父姨妈中间睡的)有一个人的手拿着一根很细多为绳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另一个自我?我多次这样问自己。之所以有此疑问,还要从自己的一个经历说起。 那年秋天,正是稻收时节。12岁的我晚上放学后回到家中,发现家中门已锁上。显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