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灵异2:安娜贝尔

作者: 零落浮华 发布时间: 2020年09月16日 04:58:05

                                                                                                                                                        1970年的时候鬼娃娃安娜贝尔所有者唐娜的母亲给她在一家玩具店中买了一个普通的布娃娃(后来她将这个娃娃取名为安娜贝尔),当时唐娜已经是一女大学生了,和她的室友安吉共处一室。起初的时候她并未发现娃娃有任何的不妥之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发现了一个神奇的现象,那就是安娜贝尔竟然一直在慢慢的移动,从原来的位置离开到了另外一个位置,并且好像撕扯了其他的娃娃,但一切只是轻微的现象。不过几周后,这个娃娃会自主移动已经是很明显的事情了,唐娜和安吉出门回来总是会在床上或沙发上看到安娜贝尔。

唐娜和安吉的朋友罗伊很讨厌这个娃娃,他认为这个娃娃是邪恶的,但身为大学生的女孩们并不相信这些,她们认为其中一定有可以解释这些现象的原因。但很快安娜贝尔变得越来越怪异,唐娜开始在室内发现诸多写有文字的羊皮纸,上面会写到“救救我们”,甚至是“救救罗伊”!最诡异的是,这屋子里本来没有羊皮纸,这些纸张到底是哪来的?!                                                                                                                                                                                        事情继续升级,一晚唐娜回到屋内,发现安娜贝尔躺在床上,手中有血迹,或者说是红色的印记,像是娃娃自己的血。终于,唐娜决定请一个灵媒介入调查。结果是,很久以前,公寓未建成时,有一个叫做安娜贝尔的小女孩被发现丧生此处,她的魂灵依然游荡于此,她附身在娃娃上,窥探住在这里的女孩们,最终发现唐娜和安吉是值得信赖的。安娜贝尔只是想和女孩们呆在一起,并无恶意。唐娜和安吉都是读护理专业的,职业良心使然,她们愿意陪伴安娜贝尔,所以娃娃依然和她们呆在一起,而这,导致了后来发生的一切混乱。

罗伊开始做噩梦,梦见夜里安娜贝尔爬上他的床用小手掐住他的喉咙。罗伊吓醒了,浑身冷汗,他开始感到彻底的害怕。几天后他打算和安吉外出闲逛,却听到有人在唐娜的房间里走动,这个闯入者是谁?罗伊悄悄走到门口,猛地推开门,发现没有人在,房间是空的,一切安好,娃娃静静的呆在角落里。他走近安娜贝尔,突然感到胸口一阵剧痛,撕开衬衫,发现有一块爪印似的疤痕,撕裂了他的皮肉,他知道这是安娜贝尔做的。

爪印似的伤疤愈合的很快,两天内几乎完全消失了,就像从来没出现在罗伊胸口上一般。唐娜等人觉得自己需要帮助,她们向一家圣公会求助,公会中的两名牧师叫做埃德和沃伦。沃伦很快得出了结论:有一股恶灵之气附身到了娃娃上,而且,娃娃并不具备人的特点,只是一堆破布罢了,所以,恶灵的最终目的还是抢夺真正的肉身,它附体于安娜贝尔,接近人类,其实际目标是唐娜。

一位神父在公寓里做了驱魔仪式,然后沃伦和埃德便将娃娃装进了袋子,带着袋子取车往回赶,他们没有选择高速公路,生怕恶灵附体于高速行驶的卡车,造成惨不忍睹的交通事故,所以,他们选择了走小路,而怪事还是发生了,发动机不停地熄火,方向盘转向次次受到阻挠,刹车后来也失灵了,埃德情急之下从袋子里取出娃娃,泼洒圣水,一切才又平静下来。

回到住处后埃德将娃娃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结果安娜贝尔轻轻飘了起来,前后发生了几次,最终变得安静了。不过几个星期后安娜贝尔又开始重演自己的老把戏,它又出现在了不同的房间里。不久一名神父对着娃娃命令道:“你只是一个娃娃,你不能伤害任何人!”结果神父在回家的路上因为刹车失灵而遭遇了车祸,万幸活了下来。最终沃伦和埃德将安娜贝尔锁在了一个柜子里,两人一直看护着娃娃直到今日。囚禁起来的娃娃似乎不再移动了,但暗地里它好像依然和某些未知的力量存在着联系。它们好像在等待,等待着又一次的重见天日。。。。

  不相信的人也可以自己去看看安娜贝尔的电影(提醒一下:胆小勿入!!!),其中在电影的开头都标明了“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所以,请有的什么都不知道还喜欢乱喷的人闭嘴,谢谢。

有一天我听我朋友跟我讲,北京发生的了灵异事件。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有一位老人和一位年轻人同坐一辆公交车,他们俩谁都不认识谁,要到站时,突然有两个人抬着馆材,穿
2020年09月16日 00:33:40  凌霸天下
记得是小时候,我和几个伙伴去山中玩耍,山里杂草丛生,十分幽静。就在我们停下歇息时,我们听到山里传来一阵嗡嗡的声音,声音低沉却十分大声,犹如飞机在低空飞行时的轰鸣
2020年09月15日 18:51:34  泪水纯情
你好。不知道你能否看到 可能对我来说 这时的呢更像我的倾诉对象。一个很遥远的朋友。这样挺好。 记得我17岁时经历过一件事,它一直隐藏在我的内心深处。是灵异,还是什么我找
2020年09月14日 09:40:42  久爱不腻
九月四号,厂内宿舍发生了一起员工失踪案。 等我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九月七号了 是一位同事小张告诉我的。 他说,那个员工一夜之间消失了,宿舍的行李衣服和一个月的工钱都
2020年09月13日 15:05:01  凉城凉忆
我一直都知道我们学校阴气很重。 学校里野猫很多,但我一直没当回事,我来学校快半年了,前一个星期,我突然在凌晨两点左右醒过来一次,我的床边上挂了遮光帐,因为我觉得女
你的地基有问题,建议去找位先生或者是婆婆看下,然后在做打算,我是天地门弟子,你的地区我不了解,可能是地基某处高或者低,位置不对,特别是门的位置,如果是天门,是不
杀人凶手!!!别以为3年纪法律就制裁不了你,别以为事隔几十年,法律就找不到你,除非你是官二代或者富二代,有钱可免死,给当地政府法律部门捅点钱,再给死者家属点,最后
那一年,大概十岁左右吧,我生活在南方,一到夏天山上就有那些野果之类的,什么稔子啊龙莽这些的。 有一天,我听我妈说姐她们去山上摘野果去了,我在家也无聊,便和弟弟准备
这是外婆那个村子的真事。村子三面环山,在山坳里,以前生产队的时候,白天分配干活,晚上干自己家的事。 村子几个妇女约好晚上去西面的山头砍柴,其中有个妇女,要先给孩子
来到这个网站快两年多了,一直是游客浏览;今天无事注册来请教下,就是在我闭上眼的时候能看见一些奇奇怪怪的画面,也不是每次都是;心静下来没有杂念的时候居多。大多是一
灵异天师 风水先生 取消关注关注私信 原创,看风水经历的真人真事 我居住在一个风景秀美、山水宜人的边陲小城,这些年出门给客户看风水、去外地学习、参加一些会议,到过一些
一则真实的案例,发生在家姐身上。 家姐85年的,她跟我说的最多的一件事情就是,她又见到他了,可是还是一如既往般,始终都看不见他长什么样。每当她跟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
我也说一个真实的灵异事,我个人特别没有安全感,怕黑。 高三的时候,有一次凌晨大概1点的时候,我被室友叫醒了,原因是寝室外面有两只猫一直叫,是那种撕心裂肺的叫,听起来
作为一个从小接受科学教育的人,我从小时候就不相信鬼神一说,但家里人特别是妈妈和外婆,奶奶都比较迷信,特别是我妈,每次我妈说一些迷信的东西,我都会反驳,觉得她说的
村头老李家,终于打算把老房子拆掉,盖新房了,由于手头上没钱,就请了挖掘机在附近荒山上挖土填地基,那座山,除了坟墓,和树木,基本就是什么都没有了,一个个的土包零零
希望网站管理员不要让这个网站变质!!!!!!真实有情节的才能加精!!!我一直关注这个网站很长时间了,隔三差五的就登陆,看看有没有更新。 但是我现在发现一些假的,乱
这篇文章是关于我舅公的灵异事件。 故事一 我舅公小时候和他第二个弟弟去上学时,因为是要走路上学的,天还没亮就要去小镇上上学的了。竹林是必经之路来的,可是怪异的事情就
861是什么?大家可能会很陌生,不就是一组数字吗。 它是一个兵工厂,生产过航空炸弹弹药等等。。。还支援过抗美援朝。 想要了解一下的可以去百度一下,不知道网上还有没有解说
此事,还是在上文中提到的临沂新工厂里发生的。 这件事,是上文中提及的已故工友身上发生的诡异之事。 我们还是先说说我的这位工友,工友 去世时年纪在40岁左右。这个年纪本当
记得在我初中时候,我妹妹大概四五岁吧。这件事情让我每次回想起来都后背发凉。当时我们在厨房炸洋芋吃,对于二胎的她我打心底怎么都不喜欢她。当时她就一直在我身边等着吃
这件事发生在2003年,是我的一个远房表亲遇到的真实经历,他们家在河南。当时国庆假期他们一家人去了一个野外的景点郊游,就在八里沟附近那个地方那时候人还挺多的,当时他们
事情发生在自已身上,当时是九月份。我与妻子刚结婚三天,我们这边结婚三天要带老婆回娘家。中午与老婆在岳父家吃完饭往家回。当时北方正是初秋天气很好。我骑一辆黑色踏板
前几年的事了,我们这开了家糕饼店,加盟店那种,忘记名字了,一间店面3层老楼房,上楼的楼梯是木头的那种,旁边的房子都差不多就这一间诡异…… 第一点,糕饼店里明天晚上都
惊魂动魄,魄散魂飞,飞殃走祸,祸不单行,行坐不安,安魂定魄,魄消魂散,散言碎语,语四言三。三更半夜,夜深人静,静观默察,察见渊鱼,鱼笺雁书,书符咒水,水底纳瓜,
那天岳阳是个阴天。我白天开车陪朋友去乡下很偏僻的地方走亲戚,去的时候一行三个人在山中跑错了路,我开车,两个兄弟坐车。 车开到了一个没有路的地方连绵起伏云雾缭绕的大
不知道算不算是灵异的事件,但是的确是是一件痛心的事,事情在2015,五月份时候,我喜欢独钓鱼,和我玩的比较好的一个朋友,也是我们村的,我住西边,他家住东头,在别的村开
小的时候,跟着姨父姨妈睡,有天晚上突然间醒了,还很有精神的那种完全感觉不到睡意,然后突然看到我右手床沿边(我是被夹在姨父姨妈中间睡的)有一个人的手拿着一根很细多为绳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另一个自我?我多次这样问自己。之所以有此疑问,还要从自己的一个经历说起。 那年秋天,正是稻收时节。12岁的我晚上放学后回到家中,发现家中门已锁上。显
博评网